那危個展 合和主義-文墨新潮

關於合和主義 面對西方的藝術思想,那危指出東方也有著自己普世的價值系統,中國文化的發展一貫呈現 出一種融合的核心思想,同時也保留各家的鮮明特色,這和西方二元論有很大的差異。提出 「 合和 」,其核心思想在於「 合 」,互相融合且和諧是合和的字面解釋,細究其義「 和 」 字同時也是連接詞,表示並列關係,此時「 和誰融合、多元融合及怎麼融合 」成為了一個新 的命題。因此,合和主義不但不與西方所建構的藝術體制爭長短,還要進一步地以綜合思維 去完善其不足。合和主義的提出並不是出之於一念之間,而是那危長久地打磨與契合,也是 未來不斷努力的目標。 關於文墨新潮 那危新作的創作元素取自於中國山水畫及文人畫,但媒材及載體卻和傳統水墨截然地不同, 目的是為了改變傳統油畫及水墨的觀賞方式。將藝術的形式語言視為一種符號系統:例如由 筆墨構成的荷花、竹石是一種代表中國過去繪畫的符號,而絲網印刷的太陽是代表西方今日 的繪畫符號;那危認為「產生意義的不是符號本身,而是符號的組合敘事關係」,因此他利 用多元的「符號」,不分古代與今日,不論東方與西方,拋棄單一的繪畫語言形式和風格流 派的限定,以游離的美學姿態呈現出一種全新的畫面。 那危將敘事的方式轉化為符號本身的象徵意涵,利用所設定的符號進行敘事:例如系列作品 中大量應用的「紅浪」,象徵中國的復興,而從「紅浪」生長出彎曲的竹子及巨大的荷花, 象徵古代文人精神面對新的協作網絡和新的藝術生態所做的妥協及包容,而絕妙的是干擾視 覺的「藍白線條」,這些線條就像節拍器一樣控制視覺的節奏感,並暗指某種遮蓋與阻擋, 即使「紅浪」己逐漸升起,上頭絲網印刷的太陽依然閃耀,亞洲的藝術家還是身處在西方的 藝術體制下,要如何生發出自己的文化自覺與自信,自己的審美與價值準則。 那危真實的面對自身所處的藝術環境,用他的藝術給予回應,在他作品裡沒有憂愁也不尋求 慰藉,而是顯出極大的企圖心。在追求新表現語言與新藝術觀點的同時,在質感上不斷專研 如何精進,作品混合多種技法,精心打磨表現極致工業感,並用筆墨書寫、油畫繪製保有繪 畫性。傳統與現代文明之間既衝突又融合是那危一再表現的題材及觀點,也是現今多元碎片 化社會的真實寫照。